抚君青丝万缕,花落不相离

时间: 2015-05-29    阅读: 1122 次    来源:百度收集     作者:毛毛

 “她若她嫁,我便出家。”月夜下,将军凝望着星空,花瓣随风在空中盘旋,将军背对着公主,每一个字都如同星辰,刻印在夜空,也如同刀子刻在公主的心里。

“难道你宁愿这样,也不要娶我么!”公主泪落纱衣,白皙的面颊被月光照的微微苍白,她眼中几缕不甘,又几缕苦涩。

“恕难从命。”将军一声微叹,决然的摇头。

“难道我就这么比不上她么?”公主泪垂不止,她转身,身影蹒跚,心如同落花零碎的散落在她的脚下,她难以拾起。

将军又一声长叹,然后他微笑,紧握着拳心那一滴滚烫的泪。他静静的饮下一杯酒,他似乎听到了故乡的笛音……远方的她,还好吗?如今我已为将军,待我归乡,待我娶你!

月下几缕薄烟,牵动起时光的涟漪。

那年,那天,漫天樱花随风轻盈飞舞,而树下,少年童真的仰望着那如白雪的落樱。

“樱雪樱雪樱花似雪……”少年轻喃着,旋即转身,看着一脸疑惑少女。“以后我就叫你樱雪好不好?”

“喔……”少年一只手搭在了少女的头上,惹得少女不满的嘟囔。但是又颇为无奈,少女又觉得很好听,于是,她眯起眼睛,似月牙般开心的笑着。少女面颊微红,面对比自己高一头的少年,显得有些娇羞。

见状,少年抬起手,少女顿了下头,以为少年又会摸她的头,于是,后退了几步。于是,少年尴尬的抓着头发,惹来少女几声若铃铛般悦耳的欢笑。

少年牵起少女的手,少女微微挣扎,抬头看到少年阳光的笑,将手伸出。他们走在阳光下,走在阡陌中。樱花萦绕在他们身边,为他们浅唱着歌谣。

夕阳渐渐远山,还有几抹残红被写在天边。

少年将外衣披在少女的身上,坐在河岸上,他们听着溪延绵的歌谣。鱼儿跃出河面,他们看斜阳下一串绚烂的水花。少年牵着少女的手,在青石街道漫步。

“时间过的好快呀…”少女恋恋不舍,神情略微伤感

“笨蛋,换一个角度,我们的距离更近了呀!”少年用手点了一下少女的鼻尖。

少女一阵不满,佯装怒火的掐了少年一下,但心中却满是言不出口的温柔。

就这样,夕阳下,两个长长的影子在樱花居住的街道上漫步,有一种温柔,而他们,说不出口。

不知是谁,打翻了墨水,于是,黑色一点点的浸染了天空。

“你……一定要走嘛?”少女并不情愿的说出,硕大的眼睛有泪水在翻涌。

少年轻轻的抚着她的头发,口中轻喃“……花落不相离……”

“你在说什么?”少女疑惑的看着少年。

少年用手堵住了少女的嘴,旋即一笑。“我不会忘记你的!言出必行噢!”

少年收手,打了一个响指,然后指向天空,指向一颗闪耀着的星辰。少女满面的温柔,望向天空,她看到了一颗流星,那一个刹那,铸就了另一种意义的永恒。

“这是送给你的噢!可不能忘了我!”少年摸着少女的头,一个发簪轻轻的为她戴上。

“待我归来,待我娶你!”

夜空下,流星消逝,似片刻,在少女眼中却是永恒。因为这是少年的承诺。

少年走了,他驰骋沙场,为了守护心中想要守护的安宁。他从军,在沙尘的气息中磨炼,刀削的面颊,越来越坚毅,他负伤,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,他泪涌,残骸遍野,有敌人,有战友。战,这一个字究竟为了什么,他不想知道,因为既然选择了,他就要走下去。月落日升,他闭眸沐浴阳光的冰冷,睁眼去看残破的沙场。八年!战火终于平息,他成为了将军!

将军请归,他身着白衣,变回了往日少年。马蹄扬起尘埃,又点着溪水,山园香径,将军飞下马,他闭眸,樱花轻轻扑在他脸上,一丝清凉,一丝温柔。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溪水涓涓,满山的樱花在他眸中低吟浅唱。他静静走在青石上,目光与心神都飞向不远处的村落。

“我……回来了……”将军轻喃,有一点苦涩,有一点忐忑,有一点期待。他阔步青石,樱花似乎在与他共步一般,似蝶飞在他身边。

河面落着樱花,那圈圈涟漪静静的波动着他的心,他伐步走向村落。路人并不相识,他亦不问,他只想走到村落的尽头,那里有颗樱花树,那里有她的家,那里有他的她!

屋子一如那时,樱花散落屋前,他深吸一口气,扣指轻轻敲着门。没有人回应,他心弦不觉紧扣,一丝丝慌乱写在他的眼中。

他推下门,门“吱——”的开了。扑入他眼中的是一片狼藉,他心猛地一跳,在桌子上,他看到了一个手帕,上面绣着“樱雪”两个字。手帕上微微干涩,他知道,那是她的泪。

他出门,急切询问。

路人告知他,这户人家昨日被城里的官家带走了,说是要强婚。

他攥着拳头,指甲深入肉里。“谁敢动她,我必杀之!”暴戾在这一刻充斥他的心。他更多的是担忧,旋即策马,飞驰那座城。

繁华不入他的眼,喧哗不进他眉间,他下马,眼前的府邸正挂着红花,他一眼轻蔑,冷眸持剑入了那个府邸。

“站住,什么人!?”护卫拦下他。

他不语,只是杀伐的眼睛看向护卫,护卫有一种被野兽盯上的感觉,迟迟不敢近前。

耳边突然传来女子的啼哭声,他伐步向后院走去,他看到一个老妇躺在一个年轻女子的怀中,老妇浑身尘土,轻咳出血。女子一身简朴,长发及腰,玉眸被泪水灌溉着。老妇欲伸手去触碰女子的脸,而途中却突然坠落。

女子痛哭,泪水落在老妇的脸上,然后滑落到手掌。女子嘴角突然出现一抹似嘲讽的笑,她漠视着天空,反手抽出一支银簪,轻声说“对不起,我……等不到你了……”

“我……回来了……”将军一手握住那下落的手。女子木讷的看着白衣的将军,似乎有一种不知名的熟悉,将军从衣中拿出一个手帕,静静的为女子擦干眼泪,女子回神,扑在将军怀中,八年的时间,多少思念,多少难过,无数的情绪寄托在泪水中。

将军没有言语,用手轻轻的为老人合上眼眸,然后紧紧的抱着女子。无数的护卫在这个时候闯入后院,为首人似儒雅中年人,轻拍扇子,眼神却轻蔑与玩味。

女子听到脚步声,止住了哭泣,一如那时,紧紧的握着将军的手。

“你为什么回来!为什么!”女子似乎在质问着将军,而将军却知道,这是女子深深地担忧。将军一如那时,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,将银簪为她戴上,轻轻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子,然后微笑,用手堵住她的口,示意她不要担心,旋即转身目视众人。

“哼!好大的排场!”将军冷哼一声。

“你是什么人,敢擅闯我的府邸?!”儒雅中年人一脸轻蔑,但又有一些不解。

“看来就是你了。”将军一脸冰冷,在战场上的那种暴戾充斥心扉。女子感受到这样的冰冷,有一点陌生,有一点害怕。女子握住他的手,想让他冷静。

“杀了他!”儒雅中年人心有厌烦,一直盯视着女子。

“娘子,等我解决掉他,咱们即刻成婚。”儒雅男子一脸玩味道。

“不知所谓!”将军狂笑,然后就这样站立着,似有一种无形的的压力,儒雅男子的护卫无人敢进前。

“公主驾到——”正当儒雅男子皱眉欲呵斥的时候,一声打断了后院的氛围。

白纱长裙,曼妙罗裳,公主静步走来。

“参见公主!不知公主到此,未能接驾,还望恕罪!”儒雅男子跪地参拜。

“这里发生了什么?”公主目光直直的看着那两只牵在一起的手,心有痛却不知何言,公主仔细打量着被将军挡在身后的女子。而女子也在打量着现在这个氛围,她轻轻拉一下将军的手,怯声问,是不是应该跪下?将军静静摇头,似乎特别嘲笑的期待公主接下来要做什么。

“回公主,这个人擅闯臣府,还欲强臣妻,还将臣岳母打死,简直罪不可恕……”儒雅男子“轻描淡写”的说道。

“贱民,贱妻,见公主还不跪下!?”儒雅男子回头呵斥,却只见到将军似嘲笑一般的目光。

“公主寻末将,不知所谓何事?”将军牵着女子的手,一步一步走过去。

“你说谁是贱妻?”将军一脚踢在儒雅男子的脸上。

“将军息怒……”公主安抚道,似乎已然明白缘由。

将军?他是将军?那位战天下的将军!?她心中惊讶,端详着他的背影,他一定……受了很多苦吧,他那么要强,一定吃了很多苦……

女子握紧了将军的手,却转瞬觉得一种卑,在公主灼热的目光下,她清楚的知道,公主喜欢他,她静静的放下手。低头看着自己的衣角。

儒雅男子近乎趴在地上,恳求着饶命。

“来人,将这些人统统压下去。”公主命令侍从道。而在女子眼中,这一刻,自己与将军的距离这般远。

“这是我的妻子,我一生的唯一!”将军感受到女子的心情,对着公主一字一句道。旋即转身,吻在她的唇。

她睁大了双眼,那种种情绪都在这一刻涣散,有的,只有将军的温柔。

“我,知道了……”公主静静的垂下头,千思万绪终究是在这场不属于她的场景里湮灭。

将军与她都是孤儿,将军将曾经照顾过自己,也照顾过她的老妇厚葬。他深深地自责,连他也不清楚为什么看惯生死的他,为何会这样……也许,只是因为她的泪水。

将军府邸,她静静的端详着天空,素衣依旧,她并不需要富裕的生活,对她而言,有他就足够了……她拿出手帕,静静的看着那两个字,满庭的樱花树静静的洒着樱花雨,风徐徐吹,而他却在朝中。她抽出一支玉笛,静静的吹着,声音没有悲喜,只有对他的守候。她轻轻的呢喃:“那个笨蛋,什么都给我最好的……可是,我只想要你陪着我呀!”

屋檐下,半步落入庭中的他,心微微一颤,是呀,此生有她,我为什么还要居在朝中。如今天下太平,似乎也并不需要我,我守护的夙愿不就是为了战火不殃及故乡嘛!

这一刻,他自嘲了一下,然后静静的从背后抱着她。

“对不起……让你等了这么久……”他歉意的说着。

“干嘛说对不起,这……些年,你吃了很多苦吧……”她没有挣脱他的怀抱,充满担忧的说。

“没有,只是八年,看不到你,我会一个人在夜里看星星,因为我知道你也在凝望。”

……

他与她静静的回忆着八年,他清楚的想象出八年:她在河岸静静的洗着他的衣服,她在樱花树下静静祈愿,她在烛窗静静守候,她在屋檐静静凝望天空,她绣手帕时指尖的血,她低落时难言的泪,她在守候他的归来,只要他回来,什么都是没关系的。

而他,只用了一句轻描淡写的“没关系”来形容他八年的经历。但她清楚的想象出他八年中:他入了战场,鲜血与烟沙散漫,他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。身边的伙伴离去,一个人孤零零的看着星星……

夜了,月华满庭,他们不愿扫去落樱,风很轻,他搂着她的肩,他们静静的用手指点着夜空,点出一颗颗星辰,他们幸福的笑着。而公主在皇宫里静静的泪着。

“明天,我去向皇帝辞官,与你一世田园。”将军在一次用手赌住了她的唇。然后一笑:“因为我们都是讨厌纷乱的人。我们的婚礼平平淡淡就好啦。”

她默默不语,内心在挣扎,却又不知怎样才好,半晌,她抬起头,又垂下头。

“公主……好像喜欢你……”她不知为什么有一种自卑感,有一种悲伤。

“我知道阿。”将军嘻嘻一笑,如同一个孩子撒娇一样握住她的手。“可是呀,我喜欢的人是你阿!”

“你……已是将军,我……配不上你,你…也不要因为我放弃那么多……”她低着头怯声的说着,她的心中,满是苦涩。

“别瞎说,我认定你,这就足够了!”将军突然起身,严肃的说。他心中却因为没有给她充足的安全感而内疚。他摸了摸她的头,她没有挣扎。

“今生,唯你是命!”

月色温柔,庭院中,他们静静的聆听着樱花细语,彼此喜欢,彼此拥抱。月光偷偷打量着这一种幸福,而公主却在窗前幽怨。

将军辞官,群臣有喜有悲,他们眼中,将军强势却举止温雅,霸气却不轻易展露。皇帝眼中,将军是他的重臣,是皇帝最信任也是最不信任的人。

皇帝无奈的许可,将军亦不顾公主的反对。马踏天涯路,与他的她回了故乡,轻轻风吹,淡淡花香,蝴蝶起舞,鸟声对鸣。

那天,她红衣着身,红色的盖头遮不住她眸中欢喜。那天他红衣着身,朗声欢笑。

他牵着她的手,静静走入屋子,村民欢喜庆祝。

他们对视一眼,然后跪在地上。

“一拜天地——”他与她静静的叩首。

“二拜高堂——”他与她再次叩首。

“夫妻对拜——”他们静静的跪下,叩首,他发现地面上有几点晶莹,他知道那是她幸福的泪。他心如阳光,满面温柔。

“入——”

“这场婚礼,朕,怎么能错过呢?”欢笑的氛围被中年人进来打破,旋即是一阵寂静,这个人正是皇帝。

“皇上!”将军轻轻的拍了下她的香肩,示意她不要紧张,然后缓缓起身,转身漠视那个金丝加身的人。

“将军莫要动怒,朕亲行,只是想与你商谈一件事。”皇帝儒雅道。

“不知陛下所为何事!”他看到皇帝身后站着的公主,淡漠道。

“朕,要将公主许配给你!”皇帝轻道,旋即让公主上前。

“陛下之令,草民不敢违背,但草民已有妻子,已定终生,若要草民纳公主为妾,草民高攀不起,也有辱公主声誉,还望陛下三思。”

笑话!公主乃是朕的妹妹,怎会为妾!”皇帝突然高声,旋即又平和:“朕要你纳公主为妻,为正室!”

“不知公主的意思呢?”将军拉着女子的手,让她站起来,低声告诉她别怕。然后将军冷眸看向公主。

“我……我愿为妾。”公主白纱轻轻颤动,不敢直视将军的目光。

“住口!”皇帝一声呵斥公主一句,旋即盯着将军。

“你,答不答应!?休了那个女人!纳公主为妻,为朕安定朝野!”

“恕难从命!”将军闭眸漠然。

“你是要造反么!?”皇帝瞪目厉斥,宫廷侍卫都冲了进来,一片安静。

她担忧的拉着他的手臂,想要说她愿意让公主为正室,却被他掀开盖头,用双唇止住。然后他轻轻的摸着她的头,然后转身。

“宁反天下,我不弃她!”将军目视着皇帝,一字一句道。

“好!好!好!”皇帝震怒,旋即转身,背对众人。

“杀!”皇帝令下,侍卫却迟迟不近前。皇帝怒目转身,却只见公主匕首斜在白皙的脖子上。

“皇兄……让他们走……”公主泪落匕首,那一滴晶莹被切割,然后又聚合,落到地上。就如同她的心完美的破碎,聚合却又坠落。

将军没有言语,拉着女子的手,一步一步,路过公主,轻道一声谢。路过皇帝,他冷眸。

“我这一生最恨威胁,也最讨厌有人伤害她,不论言语还是行动,纵然你是皇帝,也不行!今日,我不杀你,你为天下之主,你若为明君,我不会背叛你,你若昏君,反天下,我可以做到!你,好自为之!”将军拉着女子静静走远。

空留下震怒的皇帝与泪落的公主。

他与她走了,简单的装扮,简单的同行。

“这样……对公主,是不是太不公平了。”她轻声低落道。她在想,换作她是公主,面对心爱的人离去,她会怎样。

“公平……或许,没有公平可言的。如果要用伤害你来换取所谓的公平,我宁愿这样不公平。”他轻轻叹息。

“也许这样才能给公主一个新的公平。”他轻声安抚道,看着似懂非懂的她,他轻轻的笑了。

“我们隐世如何?”

“一切从君。”

“唯你是命。”

欢笑声在天空回荡,白云端赏着一幕幕,似乎在赞美着。

夕阳下,远山之处,天之尽头,那里竹林清清,幽幽香径,野花扑着青石,鸟儿轻语,蝉鸣延绵,几滴露水从屋檐坠下,屋檐下,他与她静静观望天空,他轻轻的触碰她的长发。

“抚君青丝万缕,花落不相离!”

作者:沈星宇

2015.3.12

记·梦
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托笔短文学网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相关文章

深度阅读

?在线投稿
?在线分享 ?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