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乡的路

时间: 2016-11-02    阅读: 16 次    来源:阅读时间     作者:毛毛

家乡的路有千万条,有通往山里的路,有通往坡里的路,有通往邻村的路,有通往城里的路。有大路、小路、宽路、窄路、平坦的路、陡峭的路... ...弯弯曲曲,连绵不断。有人说,条条大路通罗马;我却说,条条村路连我心。不是吗?这千万条路像千万条线,牵出了我的无限情思;这千万条路似多彩的梦,引领着我走向了外面精彩的世界;这千万条路像千万根金条,昭示着家乡人民走向文明富裕的金光大道。

家乡的路把我带入了深深的回味之中,细细品味,还似乎能连结到人生的路上,富有生命的意义。我在想,别看家乡这些曲曲折折的小路,还真不乏大人物走过,留下了许多动人的故事。

在家乡的路中,有一条路充满着神秘的色彩,就是从老家通往“状元石”的路,这条路留下了一段美丽的传说,据说在离家乡西面十里左右的地方,出了北宋大中祥符八年间的平度籍状元蔡齐,这也是平度唯一一位状元,他从熟时经常约文友到我家乡的“状元石”附近,诵诗书、论文章。后来,功名显赫,他的同学欧阳修为他写了传记,范仲淹为他写了墓表,元修《宋史》为他立了大传,宋人笔记中也留下了他的不少传闻轶事。有了这个美丽的传说,老家的父老都请匠人为自己的后代在“状元石”脚下刻上名字,期望将来有美好的前程,这样,通往“状元石”的人渐渐地多起来。

家乡的这些路,还是战时的路,特别是抗战时期的路,有一条通往邻村的路,被誉为“将军走过的路。”许多共和国将军、抗战英雄都从这里走过。共和国将军许世友从这里走过,在这里指挥胶东抗战,这里留下了将军的足迹,仿佛听到了千军万马的怒吼声;兰州军区原副司令员刘静海,抗战时期长期驻扎在我的邻村-正涧村,经常穿行于这条路;上海警备区司令员王景昆从这里走过,这就是他的邻村,他的战斗经历就是从这片根据地的路上出发的,他写下了《忆胶河战役》。这里,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刘静海、王景昆经常往返于老这条路,与乔天华、罗竹风取得联系,在“解放平度城”、“三合山战役”等战役立下了赫赫战功,最终成为共和国将军,这条路上不知留下了将军的多少脚印。

家乡的这些路,还有一位带有传奇色彩的人走过,他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电视连续剧《桥隆飚》的原型。其实,他本人叫乔明志,排行老八,家乡人都习惯叫他乔八,外人都叫他乔八爷。因为他也姓乔,过去都误认为是我的老家人,后来,听长辈们议论起来,说乔八爷不是乔家人,但与乔家村有一段不寻常的故事,有着很深的感情,已经不是一家人,胜似一家亲了。当年,他为了生计,在七里河子村开了个理发铺,他强壮的身体,高强的武艺,传到了罗竹风的耳朵里,就推荐给乔天华当了保镖,乔八爷的便衣队就驻扎在我的老家。他在我家乡走过的路,当属老家通往“小石门”“大石门”的路,这条路是历史上青州至登州古驿道平度至招远段,自西南部小石门至东北部的大石门斜掠而过,这里曾留下了高官名士的脚印。而当年武艺高强的乔八爷,也经常穿行于这条路,负责在这一带的“大石门”、“小石门”的路上接应乔天华、罗竹风、刘文卿等抗战负责人,开展抗日救亡运动,立下了汗马功劳。后来,乔八爷就从这条路上参加了八路军。

在家乡的这些路中,还有一条充满着感情色彩,留下了红色记忆,就是老家通往“先生地”、“八文章”的路。过去,先辈们把这些地方都起了文化名,是考取功名、著书立说的好地方,成了文化之地。抗战时期,“游击队贩子”乔天华、《辞海》常务副主编罗竹风和我的祖父乔星一却把这里当成了武装之地,在那里研究对日伪军的斗争策略,这就是乔天华的老家,对这条路再熟悉不过了。当年,被称为“长衫将军”的罗竹风,对这些路也太熟悉了,即使到了暮年,他也没有忘记这些路,从上海千里迢迢赶回来,沿着当年抗战走过的路,来慰问他当年的警卫员,这条路上留下了浓郁的抗战色彩,红色的故事一直在老家传送着。

在家乡的这些路中,还有一条省部级领导走过的路,就是家乡通往平度八景之一的“龙湾水库”的路。这条路上留下了上到省部级领导、下到众多游客的脚印。当年,时任山东省省长赵志浩走过这条路,站在这条路的末端,高兴地对原支书乔洪业说:“来之不易,它一定能造福人民!你们是我省第二个‘九间棚’”;时任水利部副部长侯捷走过这条路,沿这条路走上雄伟壮丽的龙湾水库大坝上,无限感慨地说:“这是村级自建全国最大的石拱坝水库”。 这条路上还走过了数不清的游客,留在路上的除了脚印还有不尽的思索。

从家乡的这些路上,还走出了驰骋胶东大地的抗战英雄乔天华;走出了国防第25训练基地司令员乔平、副司令员乔正才、东海舰队正师级干部乔战平,还有十几名团级以上干部,这些路上留下了神秘的色彩、光荣的历史、坚实的脚印,也留下了我的童年记忆、少年梦想和美好的回忆。现在想来,当年在这些路上走过了多名将军,也走过了文人圣哲,他们都在想什么?做什么?他们最终走向了美好的未来。

在家乡的这些路中,还有一条充满着致富色彩,是家乡的发展之路,就是家乡通往县城的路,说起这条路来,又让我想起了不堪回首的过去,那个时候这条路是窄窄的土路,晴天骑着自行车到城里赶集,途中必经村子南河、窝洛子南河和北台河,河里水小的时候,必须从自行车上下来,推着自行车、踏着一块块不规则的石头慢慢走过去,水大的时候,还要挽起裤脚、脱掉鞋子、赤着脚过河,过去河再穿上鞋子,去趟平度城,折腾三四次,真是懊恼极了,这样还好说,遇上下雨天,可就倒霉透了,雨下的大了,道路泥泞,一会儿泥巴就粘满自行车轱辘,骑不动了,就索性推着走,推不动了,就干脆扛着走,不是人骑车,而是车骑人了。改革的春风吹遍了城市和乡村,也吹遍了我的老家,领航人意识到“要想富,先修路”,于是,就出人、出钱修起了六米宽的路。栽上了梧桐树,引来了金凤凰。引来了浙江、湖南、东北等全国各地的客户前来收购苹果、葡萄、大姜等,建了这条路,为老家致富插上了腾飞的翅膀,村民的腰包也鼓起来了。后来,又铺上了水泥路,通了公交车,村民们进城赶集,在家门口坐上公交车就行了,真是方便。

家乡的路有千万条,条条牵动我的心。家乡的这些大大小小的路我几乎都熟悉,徒步走过,骑自行车经过,坐轿车浏览过。如今,每当想起这些路,我总是心潮起伏,感慨万千,家乡的路,令我难忘,令我回味。(文/乔显德)
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托笔短文学网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相关文章

深度阅读

?在线投稿
?在线分享 ?返回顶部